性命雙修.成就佛心

修性即修心性,修命是續長生 (物格.知至.意誠.心正.身修.家齊.國治.天下平)


您沒有登錄。 請登錄註冊

第06章 日記批示(3)

向下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1第06章 日記批示(3) Empty 第06章 日記批示(3) 于 周五 9月 25, 2009 10:28 am

泊客

泊客
將官
將官
第06章 日記批示(3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三十日  陰後雪

  晨六時整打坐。忽覺眼前一閃一閃的,似乎將有一片光明的趨勢。我急忙睜開眼睛,又覺得不對,又立刻閉上,那一點靈光早過去了。我總是拿不準火候,每每錯過機會。(懷師批示:用心太過,不取不著即可。)

  小妞十點半回來,我為她下了碗麵,她不喜歡飯和面上有顏色,所以只給她放一點鹽。她吃完了面和湯,留下了菜。她要出去玩雪,只得為她穿上雪衣、雪褲和皮靴,戴上手套,帶她到門外走廊上做雪球。雪相當大,有微風,很冷。她不肯進屋,我只好站著陪她。走廊上的雪一直鋪到門邊。隔壁鄰家門外的一棵老松,松針上積滿了雪,已被雪壓得下垂了,然而顏色不變,白、綠分明。街上兩旁,都還保留著雪景的完整畫面。只有馬路中間被來往的車輛破壞無遺。這時候洗衣房走出一個人來,向我揮手,原來她是上次給我送信來的美國太太。彼此問了一聲好,她說好冷,就忙忙地回去了。小妞也冷了,才肯進屋。

  晚上,我看了《楞嚴大義》,又看了筆記。每次看到抄下來的那篇永嘉大師證道歌的講義,因為講得不好,當時我就覺得不好,現在愈看愈不好,我就把它扯下來了,再補上一些空白紙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  (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臨晨三點批閱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一日 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無境界,但很清淨。

  小妞在家,我就必須吃早點,因為午餐無定時,有時三、四點才吃午飯,如果不餓就不吃午餐,也是常事。她現在肯吃東西了,每天吃蛋、飯、面或多或少,能吃一點,只是不肯吃菜。

  下午帶她玩,陪她丟球,散步,她活動,我也活動。我為陪她看電視,我也看電視長片,叫《追求明天》。小妞喜歡裡面的一個小男孩,她叫人家妹妹。因此我陪她看一年了。看這種東西,就如看《紅樓夢》一樣。看你用什麼眼光,從哪種角度去看。如《紅樓夢》就是一部道書,我最喜歡開頭及結尾的那些詩,再看那個大家庭的盛衰,每一個人的結局,因為曹雪芹寫得好,人物之生動,看上去若有其人,若有其事,甚至連自己也置身其中了。記得小時侯,看得入神,會為這個悲傷,又為那個難過。現在不會了。就如我現在正看的這個《追求明天》。其中顛倒之處,人間又何曾不是如此,所謂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,中外古今,到處皆然。不過看是看,卻能過而不留,不會有任何影響。這就是學道的成績。有時候我是借境考驗自己,看看有無進步。或是進步多少,自己心裡有數。

  夜間小妞九點才睡,我看《楞伽大義》,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二日  陰

  昨夜一覺醒來,去一趟浴室,回來一看鐘三點半。我想明天是週末,於是就打坐。這一坐就很妙,似睡非睡地,最初覺得身體非常舒適,後來就不知身體之所在了,完全失去了感受,但心裡卻非常清楚,偶爾有點游絲,如浮雲飄過,輕鬆得很。起坐一看,鐘整六點半,我還以為不過一個多鐘頭哩。

  今晨七時起床,打坐。很清淨。

  上午十一點半,他們帶小妞出去了,我照例洗澡,洗衣,熱飯,做菜。每週送牛奶、果汁,順便送兩盒蛋,每天小妞吃兩個,再做菜用幾個,本來不多,可是這小人吃東西不準,有時一個都不吃,這樣一來,蛋剩得太多,我只得醃起來。

  夜間我看《定慧初修》,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三日 陰

  晨七時打坐。身靜,心淨。

  下午三點,他們帶小妞出去了。我在後門邊站了一下,遍地是雪,無法下足,房東還沒來鏟雪,因為雪還不夠大之故。美國人都不喜歡這種房子,他們喜歡在四不巴邊的森林裡面住家,因為他們白天的生活太緊張,希望夜間以靜來調劑一下。但這臨街的房子也有好處,積雪太深,房東會來鏟,哪兒壞了,說一聲就有人來修,當然也許房租貴了一點。據說這房子將近百年的歷史,原來樓上樓下是一家人,後院有停車房,有傭人(黑人)住的下房,前後及兩邊空地都不小。不知傳到他家哪位哥兒手裡,也不知是這位哥兒高昇了,還是手頭缺乏了,就把祖產給賣了。房子的缺點是電路不好,常出毛病,所以燈泡、電視都常常壞。

  我無事就看書,一看書就有問題,我不懂心體離念,是什麼情境?有一種定,定得什麼都不知道了,算不算心體離念?(懷師批示:心體一詞,指此能思維妄心之本體——本體也強名——它是離一切見、聞、覺、知之念的作用,但亦即在其中,「即此用,離此用。」並非如木石之無知才算離念。)何謂指物傳心人不會?(懷師批示:當人心目,面對現實世間之事事物物時「依他起」用,即見心之妙應。用過便休,即會心自無性。)「詮」這個字,到處都可看到。似乎講法可不一樣。如下面這些——一、若止於此境,就為小果所詮。二、是法非言語能詮。三、一落言詮......四、種種名,種種法,悉以實詮人無我,法無我為其究竟

  最後還有老師給我的偈:現前性海幻真詮。我就不會解這個詮字。(懷師批示:詮。包括註解,註釋之意。詮,也即是言語思議之意。「不落言詮」即不受文字言語所困惑之意。)

  他們六點回來,飯後,十號電台又是那位美國人類學家訪問台灣民俗,他請一位學宗教的女士陪同前往。她們講太極圖,陰陽之道,先拜土地廟,看人家子孫扶乩請示父母的意見。據說還能寫出一首詩來。又看清明掃墓。迎菩薩等民俗,以及媽祖廟香火之盛等等。我們在台灣二十多年,從沒見過,反而來美國在電視上看到。所以我常有一種看法,我認為在美國的中國青年學者,其對中國過去大陸的瞭解與外國人一樣,都是書本上的知識 ,如果叫他們來介紹中國,那只是拾人牙慧而已。因為他(她)們不是生在台灣,就是很小就離開大陸。除非老一輩的學者,才算能說得清楚。也才能有正確的看法。我們在波士頓住在某大宿舍時,每逢中國新年,學校也可以說是系裡,就要辦一個歡迎中國新年晚會,由女兒主持,主持人難免就要安排節目,還要介紹一些中國習俗,女兒就去燕京圖書館借些關於中國習俗的書來看。我翻開看看,不知那個作者從哪兒找來一些不三不四的資料,於是我告訴女兒,這是國際場合,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立場。當然,每個國家都有它的陋習,但只能和國人作自我檢討,不應當供給外人作為笑料。(懷師批示:對極,此所謂良母之教也。)

  寫完日記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四日 雪

  晨六時打坐。坐中似乎偌大天地什麼都沒有,不是空空洞洞,但覺廣大無邊。無人,無我,可是我又什麼都知道。(懷師批示:性覺真空,性空真覺。當可於此境上翻然領悟。)

  小妞不上學,我帶她玩,看電視,又怕電視看多了,會傷她的眼睛。她大了,懂得漂亮,我就給她梳頭,洗臉。她要自己洗手,一洗就洗去二十分鐘。所以一天她要洗幾次手,我都隨她。再學學刷牙,只要把衣袖卷高一點,不弄濕就好了。可能是她爸太高,媽也不矮,所以她比普通同年的人要高很多,不滿三歲,比五歲的孩子高,所以托兒所的老師常常忽略她的年齡,遇事不太能諒解她,這也是她吃虧的地方。近來比較好了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五日 雪

  晨六時打坐。

  小妞不在家,我照例先吃完飯等她。她愛吃白麵,我就為她做了一碗番茄湯。什麼都準備好,她也回來了。一進門,就要棒棒糖,拿著棒棒糖又來吃麵。她告訴我,那些娃娃他們都喜歡老師,只有她不喜歡,因為她一哭,老師就會罵她。這時門鈴響了,又是那位老太太,帶著她的女兒和三個外孫,一進門就喘。我說天冷吃杯熱茶吧?她點點頭。她女兒比我女兒小一點,似乎在台灣沒讀過大學,我也不敢問。總之現在是家庭主婦,二男一女的母親了。我拿些糖果給孩子們吃。吃完茶,她女兒就帶著孩子們走了,據說還要去買東西。她又和我大談,她畢竟還是個讀書人,不談打牌,還是可以談點別的,只是不大起勁而已。她說她是山東人,她先生是上海人。她說:「從前像這樣,就是嫁得遠了。」我說:「你看我家女兒,都翻過喜瑪拉雅山嘍!」 她說:「不過從前多半這村嫁到那村,也不好,你看滿街的人,都傻傻的,因為血統太近。」我們都笑了。她告訴我她先生是她父親的部下,留英的。我告訴她,我先生是我的表兄,留法的。她問是怎樣的表兄? 我說:「她是我嬸嬸的侄兒。」 她似乎鬆了口氣,說:「還好,要是你母親的侄兒就不好。」 我說:「那根本就不行,那叫骨肉還鄉。」 我們正笑著,小妞要看電視,我為她撥好電台,陪她看了一下,回頭一看,那位老太太已經睡著了。小妞望她一眼,對我一笑,乖乖地看她的電視。我擔心睡覺的人會受涼,為她蓋一點,又怕吵了她,看看她穿得卻也不少,地方又靠近熱氣管,大約不至受冷。我正想著,她醒了,看看表,站起來就走,說是孫子回來,找不到人,會打破門的。

  晚飯後,小妞十點才睡,我寫日記。

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六日 晴

  晨六時十五分打坐。

  小妞不在,我吃完飯,為她下了碗麵,把該做的都做好。她一進門,先給她一個棒棒糖。她爸進來了,手裡拿著一張紙,上面紅紅綠綠一大堆,小妞告訴我是她畫的。我當然大加誇獎一番。她爸用膠條把畫貼在過道上,小妞大叫,一定要貼在我的屋裡。只得又取下來,交給她,由她親手去貼。她吃完麵,又喝了湯,我就放心了。每天她媽媽一進屋,就要問她吃了些什麼?她能多吃一點東西,我們都皆大歡喜,近來也胖了一點。

  電話鈴響了,是女兒來的。她說外面很冷,如果小妞要和她爸出去,最好多穿一點。我說:你給你家老爺說好,給我說沒用。她笑了,說好。(懷師批示:唉!天下父母心!希望不要忘記了老娘。)

  三點鐘小妞有一個她最喜歡的電視節目,其中有兩個女孩,所以她稱為姐姐節目。她正看得起勁,她爸回來了,她不想出去。但我怕看完這個節目,她又要出去,更是麻煩,不如叫她出去玩玩的好。於是我給她爸說:「外邊冷,多穿一點好。」他答:「沒那麼冷,用不著。」我知道女兒沒給他說好,就算了。

  晚餐後,女兒帶小妞在我屋裡玩了一陣,九點他們才走。因為小妞的爸到學校出題目去了,大約又是考期在即。女兒告訴我,走到哪兒都會碰到學生。無論去超級市場,醫院,百貨公司,甚至走到街上,都有學生打招呼。因為他們教書的學校,是此地唯一的一所大學。她們母女走後,我看《楞枷大義》,我想看八識規矩頌,但這不是一下看得了的,要找個長時間才能看,所以今天暫時還不看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七日 雪

  晨六時整打坐。在坐中我現在已無妄念,但雜念、游絲不免。(懷師批示:可喜稍有進步。)

小妞不在家,我照例先吃飯後等她。為她做了湯,又下了碗麵。她吃東西很怪,好好的湯麵不吃,要分開來各吃各的。下午帶她玩,陪她看電視。看她似乎要睡的樣子,可是她實在並沒睡,只是養神而已。她很會養神,有時像大人一樣,閉上眼睛,休息一會,又精神十足了,要她睡次午覺,難而又難。外面雪很大,不知是否風的關係,真如空中撒鹽。我愛大雪和大雨,因為它能洗淨心垢。看著潔白的雪,和嘩嘩的雨,內心空空的,乾乾淨淨的,真是五蘊皆空,舒暢得很。

  晚飯後,打開電視,正好又是那個美國人類學家訪問非洲。非洲人重視傳統,雖然他們也信基督教,但不完全和歐美的一樣,多少滲入他們一部分傳統禮節和習俗。一個非洲人說,他可在夢中得到他母親的啟示。另一個說,他常和他祖母在夢中相見。他們掃墓時站在墓前,唸唸有詞,據說是對死者報告。我不知這些是不是心理作用?還是靈感作用?(懷師批示:兩者都有關連。)靈感何以一定要在夢中?他們有些傳統如大家庭,講孝順,重祖先,都和我們中國很相似。(懷師批示:本來便是同根。)

  看完電視,寫日記。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八日 雪

  晨六時十分打坐。坐中心如虛空,雜念如虛空中有點東西。游絲如游雲,一飄而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九日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很淨。

  今天週末,他們帶小妞出去了,我照例做我自己的事。這幾天有個毛病,一身發軟,也可以說很懶,只想睡覺,有那種春眠不覺曉的情景。我記得第一次氣機發動,就是這種情形,大概又是生理的變化過程,不理它!(懷師批示:說得對。)

  下午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,每當她感到寂寞,就和我在電話上談談,彼此聽聽聲音。我們是老鄰居,她的孩子都是我看著長大的,還有我看著生的。當她搬來我們村子裡時,我女兒將考初中。二十多年的友誼了,她因癌症二十年前就鋸了腿。當她考慮要不要鋸時,她說與其殘廢,不如死,可是事到臨頭,能死嗎?五個女兒呢!我每每接她的電話,都很難過。她總是叫我去玩,如果不是暈車,我也想去看她幾天,我們可以終夜不睡地聯床夜話。他們回來已七點,收拾下來,八點才吃完飯,小妞睡了,我看一點筆記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日 陰

  晨六時欠十分打坐。意境上的那片大海,離我很遠了。似乎有招之即來、揮之即去的意思,我不理它,幾天把它忘了,它也就不惹我。(懷師批示:應該如此,不必著相。)

  今天星期,四點後,他們帶小妞去玩,順便買菜,我在後門走廊的雪地上站了一下。這時天已漸開朗了,烏雲漫漫流動,樹枝後面的太陽偶爾一現光芒,立刻又被流過來的烏雲蓋住,時陰時晴。回屋後,回了兩封朋友的信,其中一封是住在美國的一位太太,她先生在台灣就認識我女兒,來美後又是某大的同學,她本人是師大畢業,我女兒也是師大的研究生,也算校友。在她將到美時,因為她們宿舍太小,很不方便,所以我請她來我家吃飯和洗澡,我愛她那份溫文爾雅的氣質,事後她一定要交伙食,推辭不了,只好收下,因此而結下了深厚的緣分,她偶爾來個電話談談近況。我很擔心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,怕她受不了那種辛苦,總是同情地常常安慰她幾句,她也就把我看作家人,常常訴訴苦悶!我是個最捨不得丟掉朋友的人,我的朋友都是幾十年的友誼。但自從我決心學道以來,我很怕在這世界上再結上任何緣分,惡緣固不可結,善緣也不結最好,不知為什麼,我很怕這個緣字。(懷師批示:此字確實惹不得,我也最怕,但卻一再惹上。我有時因有不忍人之心也。一笑。)

  六點後,她們回來了。晚飯後,小妞九點去睡,我寫日記。然後看一點筆記。十一點整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一日 晴

  晨六時整打坐。

  小妞在家,我給她下了面,又煮了蛋。她最近吃得不少,果汁喝得最多,所以也胖多了,更好玩。帶她玩,陪她跳呀!笑呀!看電視呀!真是有時候以為自己和她一樣大呢!我最近做一種工夫,就是無論什麼事情,該做的馬上就做,該想的就想,譬如一件事非計劃不可,就計劃一下,怕忘了就記下來。然後就把這一念頭丟掉,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,心裡總是空空的。除非是書上的問題,故意放在心上,是急待研究的。總之不會妄想雜念一大堆了。(懷師批示:如此,才是從事上踏實磨煉的行門。)

  電話鈴響了,又是錯電話,放下話筒,門鈴響了,是報童來收報費。

  難得今天天晴。小妞看開了門,就要出去,我就給她穿好外衣,帶她在門口站了一下,見鄰家門外柏樹頂上的積雪,不知是掉下來了,還是化光了。總之那柏樹經雪壓過之後,畢竟還是枯乾了不少。報童弄一個雪球一丟,打在小街上,小妞一轉身,順手撒出一把雪,被風一吹,撲了我一臉。這時有人叫小妞,原來她爸媽都回來了。

  晚飯後,小妞九點才睡。我寫日記,看一點筆記。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二日 晴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坐中心如一大氣團,什麼都沒有,可是又不是空空洞洞的,如氣又如霧,又不像以往有時會身輕得如一個大氣球,這是兩回事。不過兩種情形都很舒適,只是身輕如大氣球,是輕飄飄的,就如要飛昇一樣,比較有趣而已。不知道哪一種情形好。(懷師批示:現在的好。比「輕飄飄的」 有進步。但亦是一程度、一境界而已,不必執著。百千三昧、百千境界,亦皆如夢幻空花。)

  小妞十一點半回來了。吃了飯,我看天晴,就給她穿好衣服,穿上外衣,帶她去後門玩。地上一片潔白,十分完整,踩在上面滋滋地響。她好久沒出來了。她抬頭望望樹枝,她問:「梨呢?」 我說:「明年又來了,今年它怕冷。你不是也好久沒出來了嗎?」她點點頭,深信不疑。又弄個小鏟子鏟雪玩。鼻子凍紅了,她也不在乎,看看來往的車輛,她忽然說:「媽媽呢?」我答:「在學校。」她把鏟子一丟大哭,要媽媽。回房後,電話鈴響了,是女兒來的。她說,因為他們去一個同事家有點事,路過家門,她在車窗裡,只向這邊望了一眼,想不到小妞在外面,被她看見了。原來如此,我竟沒看見,小人兒眼睛快,要和她比賽,是輸定了。

  晚飯後,小妞九點才睡,我看《習禪錄影》。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三日 陰

  晨六時欠十五分打坐,很淨。

  小妞不在家,我給她做好飯,我自己剛吃完,她回來了。她現在在學校不哭了,老師也喜歡她。總說她聰明,一教就會,大孩子都要問她,她也肯教別人。每天有一個大孩子和她玩。這時門鈴響了,那位老太太又來了。我說:「昨天晴不來,今天陰倒來了。」她說:「這陣子都是我們小姐來拿去替我洗,她家有洗衣機。」我看她一直在喘,我問她喝冷的,還是喝熱的,她說:「熱的吧。」我就去廚房給她泡了杯熱茶。她說那天在這兒睡著了,回去晚一點,她孫子差點把大門打破。說著她又看看鐘,笑笑說:「可別再說話,忘了洗的衣服。」我告訴她,我一直不放心,怕她在我們這兒睡受了涼,本想去個電話問問,又怕她不在家。她也承認她在家裡坐不住,小雨,小雪一樣往外跑,她說:「如果我是你,我就帶著孩子到處去玩,在家裡帶孩子好難過啊!」我說:「跌傷、碰傷怎麼交待,這不比自己的孩子。」我現在才懂,過去大陸上以及在台灣,都常見老人帶著孩子,到處串門子,原來大人孩子都得玩。但我沒有串門子的習慣,我又不肯把有限的時間拿來管張家長李家短的閒事,何況又怕跌傷碰壞孩子,這也就是我帶孩子比別人吃力的地方。但「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」,無事的時候,我情願一杯清茶,獨坐室內,讀一篇古文,或朗誦一首古詩,甚至臨窗眺望。青天白雲,遠山近樹,都能使我心曠神怡,看起來是多麼孤僻,然而一旦遇著知音,我也能剪燭西窗,聯床夜話而不知倦。可是相識遍天下,知音能幾人?所以古人有士為知己者死,其實古今皆然。這位老太太,我同情她,也歡迎她,但不能久談。談多了,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也怪,她是讀書人,卻不喜歡看書。我試探勸她學學打坐,她大笑說:「打牌還差不多。」她怕孩子回家打破了門,忙忙地又去看洗的衣服去了。

  夜間小妞九點還不想睡,她媽媽勉強把她抱走了。我看了一點筆記,寫日記。十一點後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四日 陰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很靜。

  我吃完飯,小妞也回來了。她爸手裡拿著一張畫,是她塗的,紅紅綠綠一大堆,她說是鳥,貼在它們房裡的床頭上。這家裡所有的屋子,都有她的傑作,確實也很有趣。下午送信的送來一些新年賀卡,各處的賀卡,差不多都聚在一起了。在美國從十二月開始這一段時間,所有信件、包裹都停下來,讓賀卡先走。我才想起來,原來耶誕和新年又到了。女兒還沒注意到這回事呢。我的大半是台灣善鄰好友寄來的。看到台灣兩個字,我不自禁地呆了,這個一住二十多年的故居,真是不堪回首,因為它不知道葬埋過我多少心碎的往事,也可以說是舊夢!正在這時,我忽然一覺,過去的讓它過去吧!既知是夢,何苦又去追憶夢境。(懷師批示:白居易詩:「言下忘言一時了,夢中說夢兩重虛。」)於是立刻把這一念空掉。把信分完,把賀卡放在一邊,留給女兒看。

  晚飯後小妞九點還不睡,還好她明天不上學。十點後她媽硬把她抱走了。我看《楞枷》的八識規矩頌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五日 晴

  晨六時整打坐。境靜。心淨。

  小妞在家,我為她煮麵做湯,又煮好蛋。見她吃得很好,我很開心。門鈴響了,是報童來收報費。隨著報童身後,擠過來一個人,他和我打招呼,原來是過去住過樓上的舊鄰居,一位非洲人。他已搬走好幾個月了,偶爾路過門口,又進來看看有沒有他的信。這兒的信都由我分。因為白天,樓上樓下,就只有我和小妞兩個人,信一到,我看是我們的就叫小妞拿進來;是樓上的,我就把它放在暖氣台上,所以有誰的信,我都清楚。剛搬來時,有一封從意大利來的信,一直沒有人取,可是信卻不斷地來,這種事,如果是在國內,我就批上幾個字,退回去了。我把此事看得很重,因為誰知道收信人與寄信人是什麼關係。在別人看這信,也許如同一張廢紙,說不定當事人盼回音,望眼欲穿呢!但在此,我不敢亂動筆,因為不懂規矩,只得每次催這家的男主人去辦。後來才知道,收信人已經死了十年了,十年之後,還有人不斷地來信,足見外國人對別人的事,雖舉手之勞,都不肯負一點責任!最後,我又再三提醒女兒他們退回去了,至今不見再來。(懷師批示:此即是西方文化所說的「自由」真義,完全只由自我意識。可惜我們國人不知,亂講自由和民主。)

  晚間,看九點的新聞報告,卡特政府竟背信毀約,輕輕地就踢開了一直對他們最忠實的盟友,可見國際間只有利害關係,哪有信義可言,此所以宗教在政治外交上,是永遠行不通的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  (懷師批示:總說一句:日有長進,可喜可賀。但於兒女情懷上,還須努力勘破,由淡而空,方得大解脫而自在也

  謝謝寄來名筆一支,收到,勿念。我怕你手頭是否有錢用?每次寄日記報告的郵費負擔也不輕。缺錢了,告訴我,即寄給你。

  一九七九年一月十七日臨晨三點閱。

  批閱後,一月十日信亦到,現簡答如下:想笑原因有二:一、心脈將開。二、多生沉迷,今方識得自己。但不放任,漸漸由喜笑而歸於內觸妙樂

  禪秘要法,是有為法。但知是有為,可間或試修之,以堅定力,甚妙。知是有為法,故不生執著。所謂自知其時其量之量,表示修行到某種程度的工夫境界,即適可而止。譬如吃飯喝酒,自知其量應吃多少,應喝多少,不可過多。因此即須變易他法以自調劑。

  你意境之大海,能轉一下,便是易觀。

  生藏——消化系統的內臟。

  熟藏——排泄系統的內臟——如大小腸的排尿,拉屎等。

  一九七九年一月十九日補寫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十二月十六日 陰

  晨六時十五分打坐,清淨得很。

  十二點,他們帶小妞去水牛城。因為將近耶誕,到處都有好看好玩的東西上市,尤其是百貨公司,兒童樂園。來回四小時的車程,不得不爭取時間,只得把食物做好,在車上一邊走,一邊吃。他們走後,我照例洗澡,洗衣,然後在後院站了一下,透透空氣。當我進來,剛走到客廳,就聽到窗外有車子的聲音,忙掀開窗簾一看,一個大男孩手裡拿著一本書走過來了,一直來到門口,門鈴也響了。我只得去開門。他站在門口,向我「嗨!」這就是打招呼,我也隨俗地「嗨!」了一聲。他遞給我一本書,他用女兒的英文名字問我:「你是她母親?」我答:「是。」 他一面抽煙,一面給我講話。煙味撲鼻,非常難過。最後,他問:「你是中國人?」我答:「是,從台灣來。」就在這一剎那,他似乎想到了什麼,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,不知怎麼,他急忙退出,我也莫名其妙地關上了門。究竟為什麼,忽然尷尬起來?後來才想起來,台灣和美國之間昨夜發生的事。其實當時我實在沒想什麼,可能是他覺得過意不去。因為美國人民一向對台灣是友善的。

  晚間八點小妞他們才回來。女兒說,來還書的就是她班上的學生。美國的大學,學生都是這樣,不像國內的大學生那麼規矩,那麼純!小妞睡了,我看了一點筆記。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七日 晴

  晨六時整,打坐。似睡非睡地聽到牆上小妞貼的畫掉了一角,本想下坐把它取下來,以免整個掉下來時聲音更大或致受驚,但我正坐得好,不想起來,而且我也有意練練定力。

  下午四點以後,他們又帶小妞出去了。因為今天是星期,照例要帶她出去走走。我熱好飯,做好菜,就看《楞伽大義》。我又有些問題:我們平日在起心動念處,處處留意,要與定慧相應,是不是也是為轉識成智之初步準備?(懷師批示:是的。)

  我看八識規矩頌,有幾個問題:

  一、 何謂無功用行?(懷師批示:不須有心用功而行不違矩。)

  二、 何謂直觀真如之體?(懷師批示:不須假借方便而契合真如。)

  三、 何謂變起真如之相而觀?(懷師批示:由體起用。)

  四、 我認為對境生情是根。因識由根發。(懷師批示:不錯。)

  五、 何謂若其發起最初與智相應心品?(懷師批示:最初動機,即契合般若慧智。)

  六、 末那為意識之根,故其轉智,必借意識轉智之功而成。而藏識轉智,又以末那轉智為衡。可見意識一轉,則末那,藏識也就隨著轉了。(懷師批示:誠然。)

  七、 四智之中,我不太懂何謂成所作智?(懷師批示:能成功一切事業,包括入世出世。)

  七點她們回來,我和小妞又玩一陣,然後看一點筆記。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八日 雪
  
  晨六時打坐。坐中觀心如一個大袋子,隨著氣機的滾動,滾出來一些紙條,如果不去打住它,它就滾過去了。如果去打住它,那些紙條上都記著過去的往事,愈看愈多,愈轉愈深,就不好收拾了。所以最好是視若無睹,各不相干,就好。(懷師批示:應作如是觀。)

  小妞在家,很乖。看電視、玩玩具,只要我陪著她就好,但是我就不能做一點別的事情。如果不注意她,她就會感覺到孤獨無依,就要找媽媽了。送信的送來一些信件,其中賀卡最多。我接到四封台灣朋友的信,每次接到她們的信或多或少,我都有些感觸。一方面,她們會在無意中碰到我的創傷;另一方面,她們總是說希望我回去看看。雖然這兩年來我一直為控制情緒而努力,可是每每都難免在平靜的心湖中引起輕微的波動!

  我定力不夠,觀明點我已感覺到有好處

  晚飯後,這幾天的電視,都有大陸與台灣的消息,所以我也會在新聞節目時間看看。小妞睡了。我記日記。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十九日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很淨

  小妞回來後,我陪她玩,看電視。電話鈴響了,一連接了兩次錯電話。門鈴響了,進來的是那位中國老太太,手裡拿著幾張報紙。當然這幾天大家談的,總是大陸、台灣、美國之間的問題,報紙更不例外。她說她女兒一家都感冒剛好,她去了,就接上了尾巴,回來一病幾天,幸好每天都沒少吃。為兒子,又為孫子跟她家老先生吵了架,今早一吵,各走各的,她就到我們這兒來了。我給她一杯熱茶,把暖瓶也放在客廳裡。她在冬天也那麼喘,一連喝了兩杯茶才好一點。當她逗小妞玩時,我看了一下報紙,一份國內的《中央日報》,一份是《美加日報》。

  我看《美加》有篇文章還寫得不錯。但這些東西,別看文章那麼長,只要看看開頭,再看看中間,再看一下結尾,也就知道全篇是怎麼回事了。兩份報不要幾分鐘就看完。不像那些經呀!道呀!看幾天還沒個頭緒,似乎一輩子都看不完。所以我從來不肯把時間浪費在看小說或報紙雜誌上。她仍然談不完她的兒子,因為兒子不肯讀書,父親又不肯給錢給他去開館子。老先生說:「我不是叫他來美國開館子的。」 老太太說:「他已走上了這一條路,下不了台,做父親的總不能看著他受罪!」 老先生說:「他是自作自受!」 這兩人各走極端。她一直到五點才走。今天發出第二次日記。真糟!這次的編號忘了接連上期。

  晚飯後,小妞睡了,我獨坐,想到日間來的那位老太太,好好的一個家,弄成這樣,如果說哪個不對,不如說都是宿債。人間事都是如此。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其實如果大家都能退一步想,也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事。

  寫完日記。十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二十日 雪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

  十一點半小妞回來,飯後我帶她看電視。電視上一個卡通,被一個壞人打倒了,她大哭,所謂赤子之心。她最怕人家打架、吵架,如果電視上有這些,她就會大哭。正當我難哄之際,電話鈴響了,是她媽媽來的。我就叫她給媽媽講話,從前她不敢對電話筒講話,現在敢了,人就是在不知不覺中長大。放下電話,門鈴響了,是查瓦斯的。此人第一次來時,我都不敢讓他進來,因為白天,一棟房子只我一人帶個孩子,現在才知道這地方還安靜。

  晚飯後,小妞睡了,我就看書。現在又有幾個問題:

  一、 獨頭意識與獨影意識之別?(懷師批示:是同一之異稱。)

  二、 何謂意自神解不落有無?(懷師批示: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

  三、 在波士頓時,看過一本《道藏》上面記載三豐真人未成道時之自述,說他不知虛空法度,便去入室,行外藥入腹大事,發火興功,行到秘密處,有虛空萬神朝禮,仙音戲頂。他說他理雖融而未見性,故萬神發現,凶險百出,心神恍惚,不能做主。我認為是他當時還定力不夠,不知對否?(懷師批示:。)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二十二日 陰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試觀明點。

  十點半他們已準備好了,計劃是今天到新港看過去東海的一位老師,明天去波士頓,就住在我們在波城時住過的那個研究中心的宿舍,可謂舊地重遊。我掀開窗簾,見她們正和樓上的女士講話,因為這位女士是她們教書的大學的教練,同事見面講幾句話。我將要關門,女兒又跑回來說,女教練今天就和她們同路去新港,這幾天樓上也無人,最好把大門鎖了。其實這是預料中事。美國人過聖誕節,就如我們中國人過年,如果家裡不請客,就得往外跑;而且這是他們家人聚會的日子,一個年輕的女孩,至少也有男女的約會,哪兒會乖乖地坐在樓上?不過我沒想到走得這麼快。於是一剎那間我就一個人唱空城計了。如果是當年我會害怕,而現在不會了。先把門鎖好,再想想這一星期該做的事:第一,要為小妞打件毛衣。第二,多讀點書。於是先煮了半鍋飯,做了三個菜,準備吃兩天再說。我有個毛病,為大家做菜還有點興趣,如果為自己,我情願不吃,我嫌麻煩。下午為小妞打毛衣。六點天就黑了,現在是七點天亮,六點天黑。我吃了晚飯,掀起客廳的窗簾,只見來往的車輛一個接一個的,每個車尾兩盞紅燈,也很有趣。記得有一年在波士頓時,一個某大的同學,英國人,請我們母女過聖誕節。回來時已是傍晚,見公路上的車子,一個接一個地跑得好快,而且這邊的去,那邊的來,當時我就體會到文人筆下的「車如流水馬如龍」的確形容得好,平時實在體會不到。什麼事都要身臨其境,才能有深入的體驗。

  晚間看老師給我的書,我不知該怎麼看法,因為兩本都是觀想法,應該先看哪一本,或是同時看呢?我覺得《淨土五經》都是講念力,就是說,用志不分, 驀直去,就可以相應。(懷師批示:對。)而《禪秘要法》是觀明點。是不是有為法?(懷師批示:對。)

  我現在想到一個整個的問題,就是說一天內用功的方法,譬如白天物來則應,過去不留。晚間打坐,學禪秘要法的觀明點。那麼修念力應在何時呢?是不是修明點時就同時修念力?但我認為不可以。(懷師批示:可以自在調配,總是煉心純淨之方便也。)寫完日記,十二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二十三日 陰

  晨六時半起床,清清楚楚地聽到小妞的爸爸叫她媽媽的聲音。我不相信她們會那麼早就回來了,可是聲音又那麼清楚,於是我開門看看,哪裡有人!真怪,這是獨影意識還是獨頭意識作祟呢?還是耳朵有毛病?(懷師批示:是獨影境引發非量的意識習氣所致。)不管它,仍舊打坐,觀明點。我弄不清楚,每次要多久呢?要觀到什麼情形呢?要在什麼情形之下,才能下坐呢?還是隨時都可下坐?(懷師批示:行、住、坐、臥時,隨時隨地,提得起,放得下。隨心所欲而不逾矩。)

  吃了午飯,為小妞打毛衣,手在做事,心卻閒著。最初我做空的工夫,什麼都不想。時間一久,不知不覺地一個中學時代學過的曲子《高山流水》,記上心來。本來可以把它空掉,不是空不掉,而是這個曲子的後段,已經多少年記不起來了。問人都不好問,因為這是一個比較古的曲子,不是一首歌,並不是什麼學生都學過的。我想了幾年都想不起,現在忽然一下記起來了。(懷師批示:阿賴耶識種子現前。)我很喜歡它,它是鐘子期和俞伯牙的故事。詞調高雅,內中有幾段問答:俞伯牙在馬鞍山前的船上撫琴,他說,今日撫琴,微音獨亮,必有知音的人,琴童去喚他來,上船來問。鐘子期上船長揖不拜,倚靠船門,旁若無人。

  俞伯牙說樵夫快報名。鐘子期說,在下姓鐘名喚子期,家住七賢村下。請問大人。俞伯牙說,楚大夫姓俞字伯牙。樵夫,小小村莊人,你怎麼懂得琴?鐘子期聞言,微微冷笑說,大人,莫要小看人,聽我把琴論......下面是他論琴的一段詞。這種事,俞伯牙以楚大夫之尊,說話口氣之傲,鐘子期竟能倚靠船門,旁若無人。也敢微微冷笑說大人,莫要小看人,俞伯牙也能聽他論完琴,終於成為知音。古人高風亮節,不卑不亢,雙方都不容易。這些年我一直想不起他論琴的那一段詞,現在忽然記了起來,好似他鄉遇故知的味道。今天家裡無人,鄰居也不在,於是我就高歌一曲,頓覺心曠神怡!忽然我想到空屋歌聲,若在小說家的筆下,是一份好資料哩。又一轉念,唱歌會不會傷氣?想到一念心喜被風飄,我想還不會吧!

  晚間看《淨土五經》。又看了一點筆記。寫完日記,十二點半。先檢查前後的門是否鎖好,再看看火灶是否關好,又把各地各處的燈關好,最後關好自己的房門。他們不在家,這是我的責任。我又想起小妞說的,她喜歡小偷,不喜歡大偷,因為小偷只偷一點點。其實我現在怕的正是小偷呢!大偷我想不會來。

  二點欠五分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二月二十四日  雪

  晨六時打坐。觀明點如禪秘要法。觀明點不難,唯火候難拿。

  今天是聖誕前夕,在美國人來說,就如我們中國人的除夕。我等了半天的信,才想起來是這麼回事。一切停頓,大家都歡度這一年一度的佳節去了。掀起客廳的窗簾,只見雪地上點綴著幾部零星的車輛,偶爾有一兩部來往的車輛,如此而已。於是繼續為小妞鉤毛衣,低哼著幾支平素喜歡的歌曲,似乎又回到當年學生時代,一面做手工,一面唱歌的樂趣。那時真是天之驕子,不懂得什麼叫作人生!從我出世到我高中畢業之前,家裡沒有辦過喪事。在父親去世時,我都會這樣想:「死了人,天地還是這樣嗎?」以後才懂得死了誰,天地還是天地呢!可見我有多傻!

  晚間,不但這棟房子只有我一人,右鄰那位美國老太太帶著她的侄女一家去她兒子家吃飯,我看到她兒子來接她們的。左鄰是汽車行及洗衣店,早已關門;馬路對過那家車行,只剩一支日光燈了,裡面是否有人,也不知道。街上沒有一個人影,連隻貓狗也隨著主人過節去了。大門外一片潔白,雪下得不小。如果這時有什麼意外事件,跑都跑不出去,因為積雪太深,滾在雪裡,就會埋在裡面。他們走時就說過,如果有事就找警察,於是我把警方電話號碼貼在牆上,以備萬一。到處檢查一下,關好房門,看了一點筆記。

  寫完日記,二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回頂端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