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命雙修.成就佛心

修性即修心性,修命是續長生 (物格.知至.意誠.心正.身修.家齊.國治.天下平)


您沒有登錄。 請登錄註冊

第05章 日記批示(2)

向下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1第05章 日記批示(2) Empty 第05章 日記批示(2) 于 周四 9月 24, 2009 2:05 pm

泊客

泊客
將官
將官
第05章 日記批示(2)

十一月十六日  陰

  晨起六時差十分打坐。很清淨。

  小妞不在家,我先煮好蛋,下好面。她十一點半回來了,怕她哭,先給一塊糖,然後喝了很多果汁。看了一陣電視,知道她餓了,就給她吃東西。這是要恰到好處才行,早了她不吃,或者吃一半就丟了浪費。可是晚了她又會吵,因為人小餓了不懂說要吃飯,只要吃零食。如果真能恰到好處地哄她吃,她也能吃不少,而且很乖。帶孩子不要什麼本事,但極需要耐性!電視上常有親生父母打死嬰兒的事。據說有個母親剛給嬰兒洗過澡,尿布又弄濕了,她就一氣之下,把嬰兒丟在澡盆裡,放上熱水,然後她又看報,等她看完報,嬰兒被燙死了,鄰居告她以殺人罪起訴。天下竟有這樣母親,真是聞所未聞!(懷師批示:會有的,尤其人文文化基礎不深的地方。)

  晚飯後,女兒給她從台灣剛到美國的小學同學通了一次電話,她用客廳的電話,我就用廚房的電話聽她們講話。楊惠明的聲音從電話筒裡傳來,很有中年婦人的味道了。記得二十多年前,她是一個胖娃娃,很逗人喜歡。她家就住在某某子弟小學的前面,來我們家有去學校三倍以上的路,可是她每天總是來約女兒一起走。她們從小學起,到高中畢業止,十二年的同學,可謂老同學了。聽到她的聲音,這一剎那,似乎我又回到台灣故居裡了,那兒人情味之濃,絕非美國人所能想像。打完電話,小妞也睡了。我看《楞嚴大義》,寫日記。(懷師批示:故國之思,鄉愁牽引,未證道果者,皆在所不免。)

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七日  陰

  晨五點醒來,我就起來打坐,雖然眼睛還睜不開,怕的是再睡一覺就會晚了。坐中境靜,心淨!(懷師批示:此所以三乘佛法,皆以禪坐為基也。)

  今天星期五,小妞不去托兒所,我帶她看電視。當節目不合她看的時候,我就給她穿上外衣,帶她在大門外的走廊上玩玩。她要我陪她唱歌,我說回家再唱,她不肯,我又不忍拂她的高興,可是我們這房子臨街,對門汽車行裡的人就站在馬路上,這邊也不時有行人經過,我只好乘過路車輛多的時候,車聲隆隆的聲中,我就和她唱一首中國兒歌,當然也是我教她的。有個小妞也好,一天和她玩玩忘了自己有多大。(懷師批示:童真不泯,容易入道。)

  夜間,女兒告訴我說,他們學校系主任的媽媽因為跌斷了腿,正住醫院。我奇怪,美國人的腿,大致來說都不好,至少都有一點硬。記得兩年前在波士頓,我和女兒上街去買東西。剛從某某校園出來,兩人一面談一面走,沒留心,我從一個五寸高的石級跌下來,整個身子坐在一隻腳上。女兒呆了,我自己也怔了一下。起來一看,那只被壓的腳,有一點紅,也有一點癢。站起來走走看,沒什麼不對,我們仍然走個來回。夜間睡前再看,紅退了,還有一點癢。第二天早晨紅癢全消,等於沒這回事。(懷師批示:業力不同,色身的果報與心理的思想都不同。)

  我看了一下筆記,然後寫日記。十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八日  晴

  晨六時起床打坐。很清淨。

  今天是週六,他們照例十二點後帶小妞出去玩玩。據說去附近一個鎮,我本來的習慣是睡前洗澡,但週六我總喜歡在白天洗澡,順便把衣服洗出來了事。然後煮好飯,做兩個菜,以免他們回來再忙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,那就是:近來我從心裡發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好笑,在想笑的時候,最大的特徵就是口水最多,滿口的來,順口角欲滴。我查查《楞嚴大義》,據說這種境界,名為在輕安境中,卻無智慧以自禁。書上說悟則無咎,悟當然是悟,但悟是悟,笑還是笑,怎麼辦呢?譬如我現在一面寫日記,一面想笑,我並沒有認為已證無礙解脫。(懷師批示:此時只一注念,左腳大趾有明點,即可除之。)

  晚飯後,小妞和我玩一陣,去睡了。我回了一封台灣朋友的來信。然後繼續看《楞嚴大義》。說來也怪,同樣的一本書,現在看起來似乎有一點深入的瞭解,和過去的瞭解似乎有點不同。但如果老師真要考問我,仍然是不及格,所謂「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」,說不清楚也。我每天能讀書的時間並不太多,但十分、一刻我都不肯放過,所謂「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」。這是我學打坐之初,老師給我的訓詞。我永遠記得。(懷師批示:佛法無多,持之以恆,安有不成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九日 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無境界。清淨得很。(懷師批示:清淨也是一境界,此須智知,不是識識。)

  今天是星期,下午他們在四點以後,又帶小妞去百貨公司買東西。正當我想休息一下,看一點書,門鈴響了,原來是報童來收報費。他才走不久,電話鈴響了,這是一位熟習的同事太太給他們借點東西。掛上電話筒,門鈴又響了,是那位中國老太太。她一進門,我給她一杯果汁。見她愁容滿面,我問:「是不是才從少爺那兒回來?」她說:「是。他那館子,生意還不壞,只是不能請廚子,自己太忙。」我知道她兒子的館子,全部資金是借款,數目太大,不節制開支無法還債。於是說:「那你可以多幫他一點忙,這邊老先生帶著一個十三歲的孫子,沒什麼事。」她說:「是呀,可是人家總不叫去,去了又像催命似的,馬上又叫回來。兒子那邊早上起不來,晚上連衣服都來不及脫,床就在面前都上不去,在地上就睡了。」我說:「這樣不行,年輕不覺得,得了病,老來可受不了。」她望我一眼說:「還等老來,現在已經喊受不了。」我說:「你回來又想他,還不如在那裡的好。」她說;「人家說一個人在家,到處空空的不好,吃飯也沒口味。」我看她很難過,就藉機會打趣她,給她開開心。我說:「事實勝雄辯,你總說你兩個合不來,誰去哪兒,誰也不管誰。看你才走兩天,人家就想得連飯都吃不下了。」她笑了。臨走時,她的心情比來時開朗多了。臨別,她高興地望著我。我告訴她說:「再別擔心了,想兒子就去看看兒子,想人家就回來看看人家。又不少旅費,還不簡單!」她說:「好,有時間再來看你。」望著她的背影,我心裡空空的,說不上是什麼滋味。(懷師批示:此即依他起之情累,即是業力,覺則無咎。)

  六點多鐘,小妞他們回來了。晚飯後,小妞把她買來的玩具給我看。八點鐘後她睡了。我坐在臥室內,白天那位老太太的影子,又出現在我的眼前,胖胖的一個福相。她是教會學校出身,卻不相信宗教。所以佛不能解定業,不能度無緣之人。確實是有道理。她只知道宗教是勸人做好人做好事,她無法瞭解形而上精神世界的那一面。說起來,我們也算同學,因為她讀過平津有名的一所教會女中——中西。我也讀過。她還幸運地讀了兩年燕大。而我卻不幸,父親正在我高中畢業的那年暑假去世,辦完大事,各大學都已考過,而當時的時局已漸惡化,為爭取時間,只得考入一所專門學校。雖然這所專校,在平津也算知名的學校,然而畢竟不是我的初衷,我的目的不是燕大即是女大。可以說這是我一生的遺憾!不過,也幸而爭取了時間。當抗戰軍興,飛機成天在天空轟炸的時候,我剛剛在專校行過畢業典禮。這些往事,不想也罷!我已想得太多了,立即空掉。寫日記。(懷師批示:果然因依他起而動情業之根,能徹底了此一念,即是究竟寂滅淨樂之處。)

  十二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日  雪

  一夜無夢,醒來六點整。很清淨。坐中無境界。(懷師批示:清淨即境界,是境即無常。那個能清淨能不清淨的,才是你的。思之,參之,自然明白。)

  十點以後,他們夫婦走了。我帶小妞看電視。她站在沙發上掀起窗簾看雪。雖然雪花紛紛下降,因為氣溫還不夠低,雪落下來,又都化了,僅牆角或屋頂上留下一些白色。這時門外有聲音,那是送牛奶的人。電話響了,又是錯電話。我帶小妞去廚房下麵,剛煮上水,不到一分鐘,她大叫好了,好了,已經煮好了。其實還沒下麵呢,她已等不及了。所以每天我總是先把麵煮好放在桌上,吃時,用開水一沖就好。否則,帶著她,什麼都做不成。尤其弄開水之類的事,又怕燙了她,我愛緊張,定力不夠!(懷師批示:要在做事對人,習熟辦事定,方不致被動靜二相所騙。)

  晚間,小妞九點才睡。室內雖有暖氣,仍微覺寒,我加上一件衣服。記得小時侯,玩香煙裡面的畫片,一張雪景,上面寫著:「大雪紛紛下,柴米油鹽都漲價。」那時叔父在鴨綠江長稅捐總局,我常到他家裡玩。每到冬季,封江之後,江上一片潔白。有人從江上掃出一條路來,不要二十分鐘,從這邊步行直達韓國,比夏季過渡,既方便又好玩。真是別具風味!每見雪景,腦海裡就會出現那一幅美麗的畫面。回憶是最能縮短時間的距離。哦,又想多了。再轉深入,將不好收拾,已經覺遲了,立刻止住。(懷師批示:憶想舊時情景,即為昔業之累,但可通三世宿命智。若能憶想而不著,知過去,未來,一切有,一切空,皆如幻夢,事來則應,過了不留。則可瞭解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,何時何處非佛國淨境耶!)看看《楞嚴大義》。寫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一日  雪

  晨六時欠十分打坐,天尚未亮,窗外仍有月色,我知道那是雪的反映,昨夜一定下了一夜的雪。坐中很清淨。(懷師批示:很好,可見你是有智的人。不然,還自以為是自己工夫進步,目前光明顯現,那便糟了。)

  十一點半小妞回來了,一進門就哭著要媽媽。她爸答應下午回來帶她去玩。我又給她一些糖果,哄著她看電視,不久也就安靜下來,吃了兩個雞蛋。她吃蛋只吃白,不吃黃,所以一口氣能吃兩個蛋白;又吃了半碗湯麵。我鬆了口氣,我是最怕她不吃東西。看她瘦得可憐。(懷師批示:不必太顧慮,正常小孩,自秉有生氣。)三點鐘,她爸回來帶她出去了。我在床上躺了一下,我沒有睡午覺的習慣,因為沒有時間,小妞不睡午覺。起來正想去廚房吃點午餐,電話鈴不斷地傳來。拿起話筒,是女兒的聲音,她急急地問小妞怎麼樣?我答好得很,有我,你放心!電話筒裡傳來一聲歎息!我莫名其妙。

  晚餐桌上,女兒告訴我,今天她們送小妞到學校時,小妞不准她走,哭得很厲害。教師就拖她去辦公室談話,她說:「媽媽我愛你,我喜歡你,你抱抱我!」兩隻小眼睛望著媽媽似求救一樣。正當她媽媽將要抱起她來的時候,被人一推說:「你走,讓我來管她。」女兒出門時,聽到小妞大哭。所以她一直心緒不寧,一個兩歲半的孩子,會談什麼話呢,自然是關她在屋裡,隨她去哭就是了。女兒說她教書都教不下去,好不容易,挨到十一點半,才催小妞的爸去接她,又急著來個電話,知道她沒事,才算放了心。真是:「養子方知父母恩!」(懷師批示:其實,我教人學佛用功之心也是如此,每自悲歎,為道情癡。此所以菩薩未能成佛也。一笑。)

  回屋後,我讀《楞嚴大義》。寫日記。

  十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二日  陰

  晨六時二十分打坐。清淨,只是插頭插不中,有時將到邊上,又滑下來了。很難。(懷師批示:此話一般用功人很難體會。說得好。)

  小妞去托兒所,我為她做好午飯。她習慣吃冷東西,麵飯都不例外。她媽在家,還會一下床就給她吃兩根冰棒,或一杯冰淇淋之類。她們不在家就免了,因為我不贊成。(懷師批示:此所以東西方新舊文明生活方式之不同。如自幼孩照新方式養成習慣,也無妨。)

  今晚電視十號電台,九點鐘有一個特別節目,是一個美國的人類學家訪問日本的禪宗和淨土宗。這位訪問者真行,他真能如鄉隨俗,人家叫他做什麼,他就做什麼。他先訪問日本的茶道,人家遞茶給他的時候,他學別人先磕頭之後才接。喫茶有多少規矩,他都一樣一樣地學著做,而且一絲不苟。鏡頭轉到一個廟裡,好多人在唸經,女兒說,那是淨土宗。有一個修淨土的婦人說,阿彌陀佛的愛比父母之愛更大。最後他訪問兩位禪師,第一位,一走進禪堂,手裡拿著一塊板子,似乎向佛堂致敬,雙手舉起板子,恭敬地行一個禮,手一放下來,順手兩下,就打在一個正打坐的女人身上。(懷師批示:這是後世的糊塗禪。禪不是這樣的。)那女人一驚,急忙把身子坐正。我說她是頭歪了,沒坐好。女兒說她是睡著了。(懷師批示:都不是,他們只學皮毛打板,太可笑了。)接著禪堂裡一片板子響,似乎被打者都挨兩下。(懷師批示:何其罪過,跑到渾人堆中去討打。)奇怪!《習禪錄影》上,老師香板只打地。這位禪師打人,一打就是兩板,可能是各人的作風不同了。據訪問者說,這位禪師是一個大資本家,他的弟子幾百人,都是他的職員,每月必需坐禪一次,否則他就不用。難怪!這種弟子焉得不睡覺!第二位禪師,手裡拿著一根又粗又短的棒子,盤腿坐在地上,弟子們一個一個地走過來磕頭答老師給他們參的問題,最後訪問者立在下面問了一些問題。據訪問者言,他總覺得禪師手裡的那根棒子,隨時都會落到他的身上。可見氣氛之緊張了。(懷師批示:此即禪宗之末流,可歎!可笑!可悲!)

  看完電視,我問女兒:「你們打七,也是如此?」她說:「不,老師說改良了,不打人。」我說:「那你們就輕鬆了!」他說:「也不,因為老師拿塊香板,打地,又拍桌子,我們大家的感覺,也正和這位訪問者一樣。」(懷師批示:昆韋真沒出息。一笑!大笑!)我告訴她,做學生就不怕挨打,嚴師才能出高徒!你看那些學琴的人,都只六七歲的孩子,練琴全用手指,可是只要稍錯一個音符,手指就會被敲一下,打痛了,還不敢停下來,仍得忍痛繼續撫下去。再看看那些唱戲的,你只知道某某鋼琴家,某某戲子在台上紅得發紫,台下掌聲如雷,你就不知道他(她)們挨過多少打,經過多少辛苦,才換來這一剎那的光榮。學一點技藝,都不簡單,談何容易。(懷師批示:如你那麼說,我必須造一根十萬八千里的棒子,常常遙遠打你才行了。可發一大笑。有趣!)

  寫完日記,十二點整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三日 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

  小妞不在家,我照例做好午餐等她,但我必須先吃才好,因為我不適合吃冷的,尤其在冬天。再說一面照應她,一面自己吃,也吃不好,我最近也比較能吃,不過晚餐卻不敢多吃。(懷師批示:應該如此。若能漸漸戒斷,不食晚餐,只少量飲水更好。尤其對老年人更有益,更易得定力。)每次吃的時候,並不覺得太飽,可是在打坐時又覺得吃多了。我希望有一天能如孫悟空一樣,只吃幾個果子,我認為人體之重,就是飲食和妄念。(懷師批示:對極。是極。此話可圈可點。讀過《律藏》,方可參透其中之妙。)

  十一點半,小妞回來了,她很乖,在吃飯的時候,她告訴我,她不喜歡學校的老師,她們都是壞壞,她不要去了。這種事,我可不能答應她,因為繳了很貴的學費,不去豈不浪費?而且我也做不了主。但我又不忍看她因失望而難過,甚至哭鬧。於是哄著她玩,講故事給她聽。暫時讓她忘了這個問題。

  晚餐桌上,女兒告訴我,今天小妞在學校哭要媽媽,老師就把她關在辦公室,一直到不哭了才准許出來。有什麼辦法呢!她們老師不興哄孩子,兩歲半的小人,就要叫她懂得究竟是誰凶!誰有主權!美國的父母都會說:「孩子哭,不要理她,要叫他知道哪個是主人!」父母兒女之間,從小就懂得誰是主人,誰是客人。(懷師批示:此是西方文化的基本,個人主義才產生自由和民主的思潮。奈何東方人不知其根本,也亂學自由和民主。)過去在國內時,大家都認為美國的孩子很放任,其實不然,美國所謂有教養的孩子,和中國舊式家庭的惟命是從,是大同小異的,只有他們認為沒有教養的孩子,才有真正的自由。(懷師批示:對極,有理。你此話,真應讓東方人,尤其今天的中國人全明白才好。唉!我亦無可如何!)

  夜間我看《楞伽大義》,意生身,我不懂怎麼叫離心意識,離心意識之後,還有沒有境界?(懷師批示:離心意識即是,亦可說即此是境界,但無境界之量可得。)譬如意生身,想什麼就是什麼,那不還是心意識的作用嗎?(懷師批示:凡人意生身是如此。大悟後意生身,亦即如此用,而即離此用。)是不是說轉識成智以後,心意識的作用就不一樣。(懷師批示:對的。你說得對的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四日  雪

  晨六時十五分打坐。清淨得很。(懷師批示:清淨亦放下,放至放無可放之處,自知轉身一路了。)

  小妞今天在家,我一直帶她玩,看電視,吃東西。她很乖,只是不睡午覺,我會覺得很累,有時她爸下午回來帶她去百貨公司玩玩,我就可以休息一下。問題是她不比小時侯抱抱就好,而現在她會跳會跑,我最怕她跌倒,希望在我帶的期間,不要有任何意外的記錄。這就是我吃力的地方,有時候目不轉睛地看著她。我愛孩子,是我的天性,何況以她和我有骨肉血統關係,再加上她的聰明乖巧,有時為她而忘了自己。(懷師批示:眷屬情業,你是欠她的,因為她前生照顧你太好了,所以還債。是乎?否耶?你參去,自會明白。)

  今天是感恩節,美國人對聖誕節、感恩節都是這一年中最大的節日。家人親友都乘此時聚會一下,因為平日大家都忙。下午四點有系裡同事請他們吃火雞,據說也請了我,我謝了。樓上的鄰居是他們學校的女教練,此地只有這麼一所大學,只要是在大學教書的都是同事。她也不在。整棟房子只我一人,我吃完晚飯,就看書。先看《定慧初修》。老師說五遍行的作用,在任何時間,任何地點都永遠存在,那麼離了心意識以後,還存在不?(懷師批示:還是它,可是,不是以前的陰暗面,即以五方佛來表示它的法相了。)

  九點半,她們回來了。小妞又玩了一會才睡。寫完日記。

  十一點整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五日  陰

  晨六時半起床打坐。上坐之初,從頭到腳都好冷,尤其腹內似乎一股股的冷氣出來。坐一陣就漸漸暖起來了,到最後又熱得很,這種情形好久了,晚上的打坐尤甚。(懷師批示:是過程的情景,如能到行、住、坐、臥都定時,即行動中亦有暖相。如此,則得四加行法中之暖位了。四加行:暖、頂、忍、世第一法。)

  今天週末,他們帶小妞去水牛城看動物園,小妞一聽說去動物園,就什麼都不管了,一清早就圍在她爸身邊打轉,唯恐人家把她丟下。小人真好玩,如果先把她放在車裡,她就放心了。她以為人家走一定要開這個車,她先在裡面,就不會被丟下了。(懷師批示:大人亦如此,只是車不同而已,這個世界,是一大車啊!)

  十二點以前,他們帶著做好的食物去野餐。我自己下了一碗麵,這種細面是水牛城的日本店買來的。在波士頓時,還可以在中國城買到新鮮麵條,差不多的東西都可買到。搬來此地之後,就買不到新鮮麵條了。不過這種日本細面也很好,類似中國的掛面。美國有一種意大利面——通心粉,也還可吃,但要會吃美國的口味才行。一種東西有一種做法,如果用中國佐料,吃乾麵還可以,若吃湯麵,再好的湯也不好吃。因為它本身不易入味之故。六點鐘,我熱好飯,做了兩個菜,七點他們還未回來,我只好先吃了。因為吃晚了,打坐會不舒適。八點他們回來了,在門口小妞的聲音就隨著門鈴傳了進來。我一開門,她把一個大汽球丟在我的身上,頑皮可愛,乖得很。(懷師批示:你忘了中國的「打是親,罵是愛」的諺語嗎?即此一念,你又回到數十年前的宿生情業中打滾去了。可惜你尚未自知,因未通宿命智故。一笑。)

  九點他們才吃完飯,小妞睡了,我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六日  晴

  晨六時欠十五分一醒就起來打坐。本想再睡一下,但我覺得每天晨坐時間總覺不夠,今天星期,又醒得早,可以放心地多坐一下。不料完全不是那麼回事,反而不如平日坐得清淨。我很有這種經驗,愈準備得好,愈坐不好,隨便一坐,倒好得很,而且什麼境界之來,都在剛剛上坐不久之時,即如氣機發動也是如此。(懷師批示:有心即錯,用心即乖。)所以我有一個看法,要成功就在一剎那,不成功,坐一萬年也沒用,這似乎不是時間的問題。(懷師批示:此話有理,頓悟之頓,即如此。)但如果正坐得好的時候,又必須起坐,就會後悔為什麼不找個合適的時間呢!(懷師批示:不必後悔,要漸漸練習動靜如一。)

  下午三點,他們帶小妞出去玩。我就洗澡,洗衣服,在後院散散步。熱好飯,又做了兩個菜,他們就回來了,小妞把買來的新玩具給我看。晚飯後,她九點才睡。我在寫日記之前,想起一件事來,那就是在我初到美時,女兒帶我去醫院看一個病人。他是某大世界宗教研究中心的男同學,美國人。我去看他時,他睡在床上。經女兒介紹之後,我們握了握手。令我吃驚的是他的眼神,是那麼和善得難以形容。後來女兒告訴我,原來他的病是學打坐辟谷不得其法,出了毛病,到後來倒在地上,沒人知道,等人發覺,抬進醫院已經不行了。(懷師批示:這類妄學者太多,太多。)一病兩年,學校為他保留學籍,住院也是學生保險,最後好得差不多了,才出院。不料他出院之後,他以為學這種東西吃虧了,大起反感,生活沒有規律,以至身體日益虛弱,總說聽到上帝給他講話,終於沒有通過大考,也就不知他的下落了。像他這種情形,是不是著了魔?十分可惜。(懷師批示:對,著了魔。哪種魔?自己的心魔,無智魔。)在我寫日記時,這位仁兄的眼神仍在我的記憶裡,我立刻把它空掉。(懷師批示:對,不能留此影才是。)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七日  晴

  晨六時打坐。

  十點後,他們都走了,我仍帶小妞玩,她一會要吃,一會要我陪他玩,一會要看電視。我正忙著應付她時,門鈴響了,那位老太太又來隔壁洗衣服,順便來看我。我先遞一杯熱茶,把暖瓶拿來放在客廳桌上,她是會喝水的。她有糖尿病,心臟又不好,進門就喘。我們談著談著,不知怎麼,話題就落在電視上訪問日本禪師的那位人類學家身上,她也贊成「嚴師出高徒」。我在心裡想:「算了,如果叫你打坐,你就受不了,別說還要挨打!」於是我笑笑說:「我一生從小學到專校,只遇到兩位嚴師,是真正的嚴,不折不扣。」 她問:「怎麼嚴法?」我告訴她:「一位小學五、六年級教算術的高老師,我們的算草本算錯了當然不行,對了也不行,每天抽人到黑板上去演算,一面算,還得一面講,不會講的,就是抄別人的。考試是七十分為及格,就不準不及格。所以我們在本子上算得時候,就一面算,一面講,每天的自習課都在做算術,緊張得不得了。所以只要是高老師班上的學生,個個能算能講。到中學後,數學分數也相當的高,其實小學是算術,中學是代數,似乎有一通百通之意,底子很重要。我們女兒小時侯,她就說我講的算術或代數和別人講的不一樣。另一位嚴師是初中時的徐校長,他教我們歷史,偶爾給我們講幾篇古文。早上的自習課,如果是校長監課,就要背書,我的膽子自來就小,知道第二天是校長監自習,晚上不把書讀到爛熟,不敢睡覺,怕的是一緊張會背不下來。連我家丫頭都知道,因為每天都是她一邊給我梳頭,我一邊吃飯。如果哪天早上飯都忘了吃,我一直在讀書,她就會問:『今天是校長監自習課吧?』當你一進校門,走到院子裡,聽到哪個班上讀書讀得起勁,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。徐校長腳步非常的輕,自習課老師進來,又不須行禮,他總是從後排過來,當他從哪一行走過時,哪一行的人,就開始緊張了。當他在你身旁停下來,把你的書拿起來,你就馬上站起來,乖乖地背。這時同學們讀書的聲音立刻低了,你一個字都逃不過。經徐校長監過自習課的文章,到現在都忘不了。」她說:「乖乖,我從來沒遇過嚴師,難怪我不行了!」我們都大笑。她一直坐到四點半,站起來就跑,因為想起了是來洗衣服的呢。可能別人要用洗衣機,把她的衣服丟出來了呢!於是我領著小妞在門外等她,看到她笑容滿面地推著小車子走過來,對我說:「還好,沒人動。」(懷師批示:這個故事有意思。)

  晚飯後,我看《習禪錄影》。寫日記。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十一月二十八日  陰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無境界。很靜。

  小妞不在家,我做好午飯,自己先吃了等她。十一點半,她回來了,要吃白飯、白麵,可以喝一小碗湯,但不吃湯裡的菜。一切由她,只要她能吃一點東西就好了。吃完飯,帶她看電視。門鈴響了,進來一位女推銷員,手裡儘是糖果糕餅。她順手遞一盒糖給小妞,小妞不要。她問我是不是日本人,我答是中國人,她似乎很奇怪。她走後,門鈴有響,這次是郵差先生給樓上人送包裹的,因為要簽字,我請他再來。他走後,一連接兩次錯電話,當然他們打的號碼並不錯,可是換了人家,幾年都搞不清楚。

  晚飯後,又和小妞玩了一會,十點她才去睡。我看《習禪錄影》,這本書我也不知看過多少次了。但每次看到說一部分錄音帶遺失,或是有些地方老師不准記,說記下來會害人,諸如此類的地方,我都會急死,我真覺得還是記下來的好。(懷師批示:與其不寫下來,所以你遠隔重洋,也會自己慢慢摸進來。佛經寫得太多了。禪宗語錄也寫得太多了,有什麼用。這個道理要看得透,不須急。)

  寫完日記,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十九日  雪

  晨六時二十分打坐。

  可能是天冷,小妞八點還起不來,她爸一直催她起來上學。我覺得好笑,讀一個托兒所,竟似讀研究所那麼嚴重,大雪天,一早叫她去上學,她又有點咳嗽,真不忍心。但我做不了主。

  十一點半, 她回來了,帶回來一張她的作品,是一張白紙上塗上各種顏色,隨她說是人或是物。總之是她想像的一種東西。她把它貼在我屋裡的牆上。我這屋地上是她的玩具,牆上是她的作品,洋洋大觀,熱鬧得很。(懷師批示:這個世界,何嘗不是被我們這些大人、老人、白種人、黃種人、黑種人,也貼滿了鬼畫符和玩具嗎?)

  下午帶她看電視,似乎後門外有聲音,我要去看,她不准我走,要帶她去,她又不去。這時前門的門鈴響了,原來是查瓦斯的。他剛出去,門鈴又響了,郵差先生送包裹來要我簽字。一天這些應接不暇,搞不清楚。(懷師批示:這便是現代生活和原始生活的不同,應知這便是世人的玩具世界。唉!莫可奈何,生為此世之人了。)

  晚飯後,他們看電視報新聞,幾個電台都是女廣播員——新聞記者。這是幾年來婦女運動的成果。記得我剛來美時,新聞記者都是男士。據說在婦女運動之前,有的地方根本不用女職員,有的地方雖然可用,但薪水非常懸殊,只論性別,不論成績。(懷師批示:總有一天,變成女主外,男主內,大家換一下地位試試。一笑,大笑。)

回頂端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