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命雙修.成就佛心

修性即修心性,修命是續長生 (物格.知至.意誠.心正.身修.家齊.國治.天下平)


您沒有登錄。 請登錄註冊

第04章 日記批示(1)

向下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1第04章 日記批示(1) Empty 第04章 日記批示(1) 于 周三 9月 23, 2009 2:26 am

泊客

泊客
將官
將官
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一日  晴

  清晨六點欠十分,起來打坐。這時天未破曉,室內一盞小壁燈,不亮也不暗。在坐中我不敢去海上玩了,那只是在心所上打轉。我記得老師在《楞伽大義》意生身的附論上一再說明,必須要離心意識,證得無生法忍才可以。所以我對意境上這片大海,是以不取不捨之法處之。雖然它始終沒有離開過我。(懷師批示:應轉化此境界,隨意自在,方可進一步。特寄上《淨土三經》參考)

  早飯後,照例準備小妞這一日的一切事情——飲食、戶外活動、看什麼電視節目等等。因為她不睡午覺,所以比較麻煩。但她的聰明卻超過她的年齡,僅兩歲半大的人,能說兩國語言,認清二十六個英文字母,十二個英文數字,又會幾首中英文歌,還能隨口翻譯,譬如她正和我將中國話,她爸過來,她就馬上用英文講給他聽。

  晚飯後,如果沒有特別事故,在平時,這是我讀書和寫信的時間,現在就寫日記。我真高興,展開日記的一剎那,我又回到人生最燦爛的一頁——燈下寫日記的學生生活。現在我先讀一次老師的那封短示。老師叫我參「十世古今,始終不離於當念,無邊剎境,自他不隔於毫端」,我已了知性海中的觀音,即是我的自性觀音,也就是說我的自性佛與十方諸佛無二。總之一念專精,一念清淨,訊號電波不亂,就可相應。老師說:「有此淨信,即此淨自法身。」我不知道這個性海是否即是我的法身?最後老師給我一偈曰:

    放下身心莫問禪,現前性海幻真詮。
    本來物我無分別,空有何須更待言。


  這個偈我很懂,至少我很能體會。我只是不懂詩和偈做法的不同?我只知道詩是任何文人懂詩韻就可以作。而偈則是有道的人才能寫。不過有些詩很有禪味,那是我最喜歡的一種,因為它有深度。似乎詩一定要有韻,偈就不一定了。我認為老師這個偈是我見過偈中最有韻的了。但我不懂!我的看法是不是對?(懷師批示:對的。)

  十一點了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二日 晴

  清晨六時起床打坐。在坐中看到海上一股青煙升起,不知怎麼,自己就變成一股青煙了。究竟青煙是我,還是我是青煙?青煙愈升愈高,從太陽旁邊一直上去,高空晴爽,萬里無雲。但虛空沒頂,一直走不到頭。我忽然想道老師在《習禪錄影》上表演過一次華嚴境界,於是我就一個大轉身,從高空轉到地底,其實地也沒有底,只是打一個大轉身又回來了。(懷師批示:心、佛、眾生、物,四無差別。)

  下午帶小妞看電視,那個小卡通忽然大叫媽咪,我正想去關掉電視,小妞大哭起來:「我的媽咪在哪裡?我要媽咪。」我安慰不住她,我也哭了,我受不了,這麼小的孩子要媽媽。像這麼大的小人兒,他們的心目中、世界裡,就只有一個媽媽。像那些幼失母愛的孩子,真是人間慘事!(懷師批示:應擴而充之,念一切眾生,皆可憐憫,是謂大悲心之始象。)

  夜間我又讀一次老師的長示。老師告訴我這種境界,恰是陰神初現的一種,其實在老師給我那封短示,沒作正面答覆時,我已知道了。不過我有兩個問題:

  一、 靈源大道歌:「透金貫石不為難,坐脫立亡猶倏忽。」這出的是什麼神?(懷師批示:陽神——此依道家之說。如依佛法言,自性法身與意生身成就之應身,皆可如此。)

  二、 至於老師在《楞伽大義》附論中說:「意生身,並非具有肉質實質之身,但也不是沒有色相可見的。」我不懂這裡所謂的色相是什麼?(懷師批示:色界天人一樣光色之身,有形而無此物質世界之實質。)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三日  時陰時晴

  昨夜一覺醒來,不知是什麼時候,不敢看鐘,怕擾亂寧靜。因為心裡清淨得很,沒有一絲念頭,氣機偶爾一動,並不厲害。每當這種情形,我不知是不是應該起來打坐,於是又睡著了。(懷師批示:任運觀照亦可,若能起坐,久久習練,另當轉入勝境。)

  今晨六點十分起床打坐,沒有什麼境界。但安靜、舒適。

  午後小妞意外地睡了一下,她從出生,在月子裡就白天不睡覺,要睡也就是十五分至二十分鐘,很難睡上一個鐘頭。她睡了,還得陪著她,否則醒來不見人,又要吵。我一面讀書,一面陪她。(懷師批示:真是慈心照顧。擴而充之,是為菩薩之大慈心矣。)

  夜間寫日記,我又讀一次老師的手示,老師囑我空掉感受之念。其實從第一次氣機發動,生理上就起了極大的變化,不過這次特別顯著而已。我一直是任其自然變化的。記得童年時聽老人們談話,謂女人不宜學打坐,尤其是孀婦,那時自己只是一個娃娃,這種話如耳旁風,既不敢問,也不想問。及至稍長,又聽到這類話時,我想是深夜打坐怕遇著鬼吧!現在以身實證,才知道原來如此,不覺失笑。不過我相信一定有人到此止步,不敢再試下去的。事實上,只要懂得原理,就不會大驚小怪,這只是修煉中必經之過程,懂了就沒事。(懷師批示:不動世間俗情慾念,即為勝境,你能自知,極為難得,可賀。)

  ,算不算定力?(懷師批示:當然是一種定境界。叫作空定,擴而充之,叫空無邊處定。但此屬意識造作之境,仍不離有觀之境,如知而故作,即勝法矣。)

  十一點了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四日  晴

  晨六時入坐,面對一片大海,我不敢起一點妄念,隨時注意不取不捨。可是稍不留意,就忘了原則。譬如我一想到船,海上就出現一隻船,還有撐船的人,所以我只能視若無睹,就清淨了。

  今天是星期六,十一點多鐘,他們就帶小妞進城——水牛城去玩。我一人在家,淋浴,洗衣,我不喜歡洗衣機洗的衣服,不乾淨,所以我的衣服我自己洗。然後在後院透透空氣。就回屋寫了給台灣兩位朋友的信,讀《楞伽大義》——大乘道的修行方法。五點後,熱起飯,為小妞包了幾個餛飩,又做了兩個菜。七點後,門鈴和小妞的聲音同時傳了進來,他們回來了。一進門就說沒買到豆腐。因為那個日本店只剩下三塊豆腐了,其中一塊還不完整,老闆說,三塊算兩塊吧,然後把它裝進尼龍袋內,正要裝入紙盒子時,沒提穩,袋子掉在地上了,老闆不過意地說,不要錢了,你們不嫌就帶回去吧。其他顧客們都笑起來。他們一想,不要吧,又不知道何時才能買到,此地不比波士頓有中國城。這兒買中國東西,要去紐約,因為日本人也吃豆腐,所以在他家可以買到。但只此一家日本店,求過於供,常常缺貨。幸而是老豆腐,還不致跌得太碎,於是他們仍然帶了回來,倒出來,洗洗配上番茄,炒一大盤。來回四個鐘頭的車程,拾來一包碎豆腐,一面吃,大家一面笑。這卻使我憶及台灣故居的種種方便。這一念頭剛剛生起沒有注意,當它再轉時,我警覺地立刻止住。書上說過,一個念頭在依他起的現量境上,一覺即離,就不會形成遍計所執。這種功夫我已做一段時間了。但稍一大意又會迷不知止!(懷師批示:此乃真修行工夫,可貴!可佩!)

  晚間又一次讀老師的手示。老師說愈是全心全力教導的人愈不行。我認為那是老師對根器較好的同學,期望過高之故。所謂愛之深,責之嚴。總覺得他不夠水準,其實不經老師嚴加教導的人,才真不行哩!至於那位青年同學說,老一輩的同學,因為有了人生幾十年的染污主觀了,不能完全透徹信心。這種看法我可不敢附議,我想總有例外。至於養子不如親生,總隔一層,也不見得,以為親生的兒女難免恃愛撒嬌,不肯用功,養子則無所恃,不敢不用功也。(懷師批示:也許你說得對。)

  十二點了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五日  晴

  昨夜和往常一樣,一夜無夢。今晨六時起床打坐。面對一片大海,互不相擾,心裡平靜得很。

今天是星期,上午他們沒有出門,下午三點以後,又帶小妞出去了。我就讀書。不是《楞伽大義》,就是《楞嚴大義》。

  晚間我想起昨夜打坐的情形。在平時夜間打坐是沒什麼境界的,昨夜有了例外,在意境上似乎有些化人,心理上有股壓力——有害怕的感覺。(懷師批示:魔由心造。)這是從學打坐以來還沒有過的情形,我想莫非是近來有了一點境界?所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可是我還沒道高一寸呢,就來魔了?於是我就把它空掉,似乎有點揮之不去的味道。我又默念心經,總覺得有點不對,我知道這是定力不夠。於是一面默誦心經,一面氣往下沉。久之竟把它忘記了。(懷師批示:如此甚好。)今夜很平靜,讀《楞伽大義》。

  十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六日  晴

  晨六時打坐,沒有境界,大海是大海,我是我,很清淨。

  下午帶小妞到後院去玩,兩棵梨樹都只剩樹枝了。小妞要我打梨,我告訴她葉子都掉光了,哪兒還有梨!她大叫:「我要梨,我不要葉子都掉光。」於是我說:「好,等一下打個電話叫它回來」。她笑得好甜。兩歲半的小人,她以為世界都是她的,她要如何,就如何。她怎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呢!我對這麼大的小人,總喜歡滿足他們的幻想。譬如她要月亮,我就說,明天借個梯子把它拿下來。我認為何必要她懂那麼多哩!人的知識是隨年齡而增加,大來她自然會懂。何苦早早地就讓她懂得失望。(懷師批示:自幼受打擊者,跳得出來,終成大器。跳不出來,即此沉墮。自幼太如意者,跳不出來,終成紈褲子弟,甚至更糟,跳得出不失為人物。)

  夜間給我剛來美國看她女兒的表妹通了一次電話,聽到她的聲音,真有他鄉遇故知的感受。她說因為她今年生病,經過一次手術之後,才決心出來看看女兒們的,恐怕以後再看不見了。放下電話筒,我心裡有說不盡的惆悵。她小我十歲,是個遺腹女,從小在外婆家長大。她很漂亮,十九歲于歸後,就隨丈夫來到台灣。表妹夫作過三軍供應部司令,照一般來說,也算不錯了。誰知道退役後,夫妻倆都在病中。算算她的一生,真正過得不錯——還不能算是美滿的日子,不會超過二十年,以後更是下坡路了!想著,想著——我急忙打住,再想下去,就要迷不知止了。念頭就是這樣,愈轉愈深的。還是讀讀《楞伽大義》。把心靜下來。說空就空了。(懷師批示:名利本為浮世重,古今能有幾人拋?人世事,苦多樂少,此所以佛說為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也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七日  陰

  晨六時十分打坐,很靜。

  下午正帶著小妞玩時,門鈴響了,一位鄰居美國太太送來一封信,她問是不是我的。我想這條街只我這麼一個中國人,四鄰都會認得我,只是我認不得人家罷了。原來是台灣朋友給我的信,明明寫的六0九,怎麼又會送到鄰家去了。郵差先生也實在太忙,這種錯誤也是難免。夜間我想起,有一次一位較老的郵差先生來按門鈴,他問他手裡拿的那封信是不是我的。他說,他是新來的,第一次送信,不熟。似乎第二次他就被換了。可見哪一行都不容易。記得在台灣故居時,也是一位新上任的郵差先生,他把一封掛號信放在門外牆頭上就走了。我在窗內見到他那樣若無其事地就走了。我還認為他太大意,為什麼不放在信箱裡頭。及至我拾起信來,才知道是封掛號信,我相信他晚上一定會再來,於是我把回執蓋好了章等他。果然晚飯後一位長官和他一起來了。那位長官再三說明他是新來的,問我見到那封信沒有?我告訴他如果他把信丟在信箱裡就安全得多,放在牆頭上,實在太危險,因為鄰居都有孩子,萬一被誰家孩子玩掉了,你找誰去。於是我把蓋好章的回執還給他,他高興極了。原來他是高中剛畢業,沒考上大專,才來送信。此後,他來送信,只要看到我,就問聲好,有時我也給他一杯水喝。這些都是緣分!(懷師批示:此是一段很好的社會教育資料。)

  十一點半了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八日  雨

  晨六時半打坐。無境界,很平靜。

  照例早上十點以前,他們都走了。我帶小妞看電視。我和她商量我要去浴室,叫她乖乖地坐著,我馬上就會來的。她點頭,答應了。在她小的時候,我總是帶她一起去,否則門鈴或電話鈴一響,她就會嚇得大哭。所以現在雖然大些,我也必須和她商量好了才行。可是這次我聽到電話鈴響了,她又在門外大叫,我急忙出來,抓起電話筒一問,原來又是個錯電話。自從搬來,每天總有幾個錯電話,因為我們這個電話號碼,原來是一個商店用的,兩年後的今天,仍舊每天至少有一兩個錯電話。有時侯正當手不得空時,不是門鈴響,就是電話鈴響,而錯電話和樓上鄰居的朋友又按錯了樓下的門鈴,都是常事。家裡人少,很不方便。下午接老師的手示。因為我希望在十一月一日開始寫日記,所以已經記了八天了,如果有不合規定之處,下次自當遵命改正。(懷師批示:日記自由寫去,無有不合者,切勿為他人而寫。)

  晚間小妞不肯睡覺。這小人兒真怪,最怕睡覺。她爸說,她怕睡著了,地球就不轉了。她早上八點以前起來,又不睡午覺,晚上還得哄著她好不容易才睡。如果要哄她睡次午覺,難極了。她的口味與她爸相似,專吃酸奶拌飯,酸奶拌黃瓜,或奶餅。我為她包點餛飩之類的麵食,她不吃。我在週末做點葷菜,也只是我們母女兩個人吃,這家的男主人(編者按:系作者印度籍女婿)連蛋都不吃。這家的特色就是無處不見收音機,廚房,浴室在內。他在哪裡,哪裡就有聲音。連寫信看書,都要用收音機的廣播或音樂為伴。我也習慣了,外面熱門音樂、印度音樂,我在坐中,不起分別,也能知道,這種知很妙,只是說不清楚。但並無妨礙,各不相干。(懷師批示:鬧中取靜,是一大本事。)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九日  陰

  清晨一覺醒來,還想再睡,實在睜不開眼睛,勉強看看鐘,七點正,已經太晚了,只得起來。這一剎那間,我又回到了小學時代清晨真不想起床的味道。不覺失笑,怎麼人會愈長愈小了?(懷師批示:色身在轉化中,即道家所謂「返老」之象也。)

  在坐中,還好沒昏沉掉舉之類的情形,也沒任何境界,很清淨。他們照例十點以前離開。從九月底屋裡已開暖氣,這幾天外面相當的冷,我沒帶小妞出去。門鈴響了,是郵差先生送包裹來,家裡沒有別人,我只好簽字收下。她走後,小妞不准我關房門,我告訴她小偷會來偷東西,才算讓我關了。於是我又帶她玩,她的玩具很多,一半是別人送的,她玩東西,有新的就不要舊的。忽然,她對我說:「我不要小偷,他會偷我新買的狗狗!」我說:「好,我打個電話叫他不要來,他就不來了。」她聽了,滿足地一笑。我就愛看小人兒那分天真無邪的笑臉。(懷師批示:其實,大人們有時也是如此才能滿足,只是人們不自知耳!)夜間小妞睡得較早。門鈴響了,原來是一位朋友來看電視,因為他家的電視收不到這個節目。我關了房門,讀《楞伽大義》,然後把要點記下來。我有兩本筆記,一本是在波士頓時,在哈佛燕京圖書館借來兩本《道藏》,要點我都抄在上面。另一本是《楞嚴》,《楞伽》,《圓覺》等諸書的要點,有的是要熟記,有的是要問老師的,還有是老師手示的重點,以及老師給我的詩、偈一律記在上面。看起來才方便。至於我看書會把書看破,書皮常常換新的。據說有人讀《楞伽經》千遍,而我不過十多遍,差得太遠,必須努力!

  十一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日 陰

  晨六時打坐,仍然是面前一片大海,稍不留意,就想過去玩玩,此念一起,立刻止住。(懷師批示:實在應學轉化境界之念。甚之,試再空掉此一大海,歸於了無一物之境方好。)

  他們走後,我帶小妞看電視。她很會看節目。正看時,有人敲門。由於那種熟悉的敲門聲,我知道是那位中國老太太來了,開門一看,果然不錯。此地中國人很少,整個鎮不超過五、六家人,有兩家醫生,一家是工程師,也就是這位老太太的女婿家,此外還有一家中國飯店。因為洗衣店就在我們住處的附近,所以這位老太太一來洗衣服,就順便看看我。其實目的是希望我成為她的牌友之一。她沒想到找錯了對象,我最不喜歡方城遊戲。她說,她的先生喜歡跑教堂,她白天又不敢睡午覺,怕夜間會失眠,像我們這種年齡,成天在外面跑也不是辦法,還是坐在那裡打個小牌才對。我說,真是抱歉,我就是不會打牌。你最好還是和你先生去教堂走走,至少也可以活動活動。她說任何教堂無非都是叫人做好事,只要我不做壞事就行,何必信教。我就是不信!我一聽,話不投機,不說了。佛也不能改定業,不能渡無緣之人。於是陪她談談家常,哪家媳婦不好,她女兒的婆婆又如何,她說我聽。她走了,我只記得她說這地方連一桌牌都湊不起!(懷師批示:如此等人,遍天下皆是,所以佛說為至可憐憫者也。)

  夜間我和女兒談起她。我說愛打牌的人也可憐,記得在國內故居時,偶然去鄰家坐坐,不料他們正在打牌,因為禁賭,門窗都關得緊緊的,室內煙味,人味,食物味,幾乎不能呼吸,而他們竟能談笑自若,通宵達旦。真怪!女兒聽了,笑著說,你說人家可憐,殊不知人家才覺得你可憐呢!連玩都不會,成天不出門,只會看書。說著母女都笑起來。我說這叫人各有志。(懷師批示:應該說,不知是你癡,我癡,他的癡,留為天下人明眼者去摸索了。)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一日  陰

  晨六時起打坐。在坐中覺得自己坐在四不巴邊的空間,一不小心,就會下墜,但並不害怕。(懷師批示:須忘了空間、時間等舊習慣觀念。)

  今天是週末——星期六,此地商店照常營業,下午五點才關門。午飯後,我和女兒帶小妞出去走走,因為快下雪了,一降雪,路滑,加上我自從來美之後,暈車暈的厲害,既不能坐車,又不便走路,出門就成問題了。同時也是為要給小妞買點毛線,找時間給她織一件毛衣,因為此間很冷,雖然九月底室內就開放暖氣,仍然要穿棉襖。每年我都為小妞織一件厚毛衣,就夠她過一個冬。最近有一家新開的百貨公司,在這個小鎮算最大的一家商店了,裡面包括許多小店,吃的,玩的,用的都有,類似過去北平東安市場,雖然規模畢竟差得很遠。平常他們都是開車去,現在我們是走路去,又用小車推著小妞,更重要的是路太不平。據說此地是一個山谷,四面都是山,在市區就看得見山。到處都是坡路,或是石級,類似中國的重慶。連我們住的房子,雖然鋪著地板,走起路來,仍有高低不平的感覺。因為路不好走,所以來回兩趟,我確實很累!

  晚飯後,讀《楞嚴大義》,寫日記。

十點半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二日  晴

  昨夜一覺醒來,兩點多種,氣機忽然大動,就如第一次氣機發動時一樣。所不同者,沒有那麼難過,也沒出那麼多汗。只覺得氣由下丹田一股一股地發出,一直衝到全身,手尖,足尖,到處都感到氣的蠕動,似乎氣運行得很順,唯氣海及兩脅下發脹,但不嚴重。氣經過舌尖,有點似乎麻的感覺,然後由兩鼻孔上去。(懷師批示:應該嚥回,不讓外洩。)眉心、兩眉中間有點發脹,兩眼也有點脹,然後到頭部,太陽穴有點脹。背脊脹有點痛。此時我是仰臥床上,以靜應之。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起來打坐?(懷師批示:行住坐臥,任運自然即可。但以打坐最好。)因為有微汗,我不敢動,怕受冷風。(懷師批示:對。以後遇此等現象,仍以坐禪為宜。)

  今晨一覺竟睡過八點,急忙起床打坐。覺得一身舒暢、安適。今天是星期,他們請客,都是系裡的同事。主菜是宮保雞丁,這是同事們在許久以前,就說明想吃的中國菜,因為男主人吃素,所以其餘就全部素菜。我做的素菜是菌子燴豆腐,涼拌綠豆芽。豆腐是買日本配好的原料,我自己點的,豆芽是他們買發豆芽的用具來發的。其餘還有兩個印度素菜。另加一大盤印度的炸米餅。客人是三家六個人。美國請客不帶孩子,這是規矩,除非聖誕節,感恩節是例外。我現在比在波士頓不同,因為在波士頓請客我是主人,必需把菜先準備好,洗乾淨手,等客人。客人進門,主人須一個一個地握手,表示歡迎。熟一點的女客還得擁抱,表示親熱。在這兒我不是主人,可以晚一點出場。生人經介紹後,握一下手,熟人問聲好就可以了。客人到齊之後,有人說明要吃中國茶,就由我去泡。咖啡由男主人做,果汁是買現成的。他們忙著招待客人,我仍是照顧小妞。客人們一致向我道謝特為他們做的宮保雞丁,這個菜幾乎不剩什麼了。我很高興,我最怕菜沒人吃,剩下來,不好意思。可見好勝之心仍不能免,我常常警惕自己!(懷師批示:此乃真修行。)從一點半吃到六點,美國人每天生活緊張,一有聚會,就談不完,邊吃邊談,如果是吃晚飯,就要鬧到十一、二點。

  夜間,大家都累了。連小妞也早睡。我關了房門,寫日記。近兩年來我一直在行履方面用功,盡量地在各方面改造自己,(懷師批示:此乃真修行。)譬如今天,在過去我就會難過,因為美國家庭不興和老人同住,所以客人也把我看成客人之一,在這是一個主不主客不客的身份的我,就會感覺到沒有一個自己的家的淒涼!但今天我的想法卻不同了,所謂生者寄也,在這世界上哪兒又是我的家呢?寄居哪兒不是一樣!這些都是心理作用。其實所有經歷,都是人生的過程。當人緣聚會的時候,卻也是有,但散後不留點痕跡。真是:

    人生蹤跡知何是?應似飛鴻踏雪泥,
    雪上偶然留爪跡,鴻飛哪復記東西。


    (懷師批示:對!好極了!)

  十一點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三日  陰

  晨六時打坐。心空如一團氣體,(懷師批示:心息合一之先象。)我不懂,這算不算空?(懷師批示:不算空,但是極好境。)其實我從來就沒有過空空洞洞的感覺,至少空中還有一點知覺之性,明明瞭了的東西存在

  因為小妞喜歡玩伴,她看到街上過路的孩子,她就大叫娃娃,人家一走,她就追上去大哭,街上行人都站住,問娃娃是什麼,她用英文翻給他們聽。人們都愛逗她玩,所以她父母怕她寂寞,又怕她將來上學不會處人,決定從這星期起,每週二、三、四,三天早上送她去托兒所。今天是第一天,十一點半才回來。她不在家,我先把午餐準備好,等她回來一起吃。可是她不吃醬油,又不吃蔬菜,只吃白水面,白飯或酸奶拌飯。她媽媽是專講營養,不管好不好吃。我認為一棵嫩苗,經不起太多的肥料。有一段時間,弄得她什麼都吃不下。然而,理論不同,一代不管二代事,所以她吃的東西,全由她父母的意思準備,我沒有主見。據說美國女孩子最怕胖,從小母親就不願她們多吃,說太胖了不好看。我奇怪,好看要緊,還是健康重要!除非太肥,那是病,普通人不會胖得可怕的。(懷師批示:怕胖症,恐癌症,都是此時時代病。)

  晚飯後,女兒帶小妞來我屋裡。我們雖然住在一起,能閒話的時間並不多,大半是在飯桌上,或有特殊事故,互相找著談談。否則一個比一個忙,沒有機會話家常的。今夜是她來告訴我說,同事們的太太,希望我示範中國菜,這種事在波士頓時是常常做的。據某某大學世界宗教研究中心的系主任說,有一次他旅行在船上,船上的旅客來自世界各國,談起各國的菜來,大家一致公認中國菜是世界第一,法國第二。經他這一宣揚,我在中心常常應約示範中國菜。居然有去過台灣的美國小姐說,她在台灣的館子裡也吃不到這種口味。真是令人啼笑皆非!明天晚上,我已答應一位印度太太為她示範一道中國炒飯。

  十一點了,讀經,打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四日  陰後晴

  晨六時打坐,很靜。

  小妞不在家。我先把午餐準備好,我為她下了一碗麵。雖然她不吃肉,又不吃菜,我仍然希望她喝一點湯。十一點半她才回來,據說她在學校哭了,因為她不習慣離開家人,美國教師不贊成嬌慣孩子,兩歲半的小人,就教她自立,又叫父母不要抱她。所以孩子們一上了學,回來什麼事都要自己做,弄得亂七八糟。可是這個學校還擠得很呢!報名之後,還得侯缺才補得進去。原因是這個學校不打孩子,小朋友也不准互相打罵。(而在普通學校,年齡小的常被年長的欺。教師說,他打你你就打回去,打不回去的就白挨。)這就是該校的特色了。據說這種不打人的學校並不多,此地居然有一所,是幸運了。因為孩子太小,這種學校比較放心。

  夜間八點,他們開車,陪同前往一個高級中學,去應那印度太太的約。不料走錯了路,走進一所初級中學,在裡面轉了好久,才知道錯了。急忙出來,到達該校已近九點。原來是印度太太借用該校的廚房。人並不多,除主持人外,都是美國人。因為沒有接洽好,鍋灶都不順手,要什麼都沒有,用美國材料,中國的做法,真是四不像。他們倒吃得很開心。我卻不太自在,因為我在波士頓時,每當應約,必在一周以前就和主持人接頭,去中國城該買的就買好,然後寫好食譜,由女兒翻成英文,參加者每人發一份。雖然不接受報酬,但很結了不少人緣。一直到現在,那些熟人,不論是通信,或是見面,都沒忘記這個媽媽。像今天這樣亂七八糟,我就後悔不該來。臨行時,大家向我致謝。此時街上月朗星稀寒意侵人。我擔心小妞受涼。到家十一點了。

  十一點二十分讀經,在打坐時,我又警覺到,我的好勝心沒改,可見習氣之難除,還得努力!(懷師批示:該有此反省,才是真修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十一月十五日  晴後陰

  晨六時起床打坐。坐中如身在虛空中,下面是海,並不害怕,因為我在海上玩過,似乎很有把握,掉下去也不會沉,其實我平日過橋都會害怕的。

  今天是星期三,小妞早回來半個鐘頭,因為十一點半,她爸媽都有課,不能去接她。她的老師說,她愛哭,不肯合作。同事們的太太說,孩子由老人帶會慣壞的,至於孩子上學,媽媽要心硬一點才成。她們的孩子上學,都要哭上幾個月呢。小妞的父母是入鄉隨俗,人家怎麼辦,他們就怎麼辦的。一方面也是怕她將來不能隨和。當然,無可否認的,我對小妞是太將就了一點,那是因為她太小,我認為她的苦樂都操在大人手裡,我們可以為她造成天堂,為什麼不盡情地多給她一點快樂呢?等到四歲以後讀幼稚園,而小學而中學......她年齡愈大,環境愈複雜,那時她有她自己的世界,有許多事情,你要管也管不著了。你再想讓她盡情地快樂,就沒那麼容易。總之見仁見智,各人的看法不同,畢竟是隔代人,不多管了。(懷師批示:得放手處便放手,赤條條來去無牽掛。)

  晚上我看《定慧初修》,封面有門人,又有及門,我搞不清楚,我想門人就是門下弟子。及門就是還不到入室傳法弟子的資格,還在門牆之外的意思吧。(懷師批示:兩種稱呼都可用,是同一意義。)

  我看看筆記,看到老師的兩首詩:

   (一)

    故我依然帶發僧,不期北秀與南能。
    漫天桃李春無限,萬象光中續慧燈。


  第二句的期字我不會講。(懷師批示:「期」字是希望之意。)至於北秀與南能,我想是當時分南北兩派,北派是神秀為首。南派是六祖惠能。(懷師批示:對!)

   (二)

    浮雲世事一身輕,成佛登仙亦外行。
    紙上談兵原夢語,不然何計遣今生。


  老師的詩表面上看起來,是那麼輕描淡寫,似乎輕輕鬆鬆的。其實意義深長哩!(懷師批示:可博一笑。)

  十二點了,讀經,打坐。

  (懷師批示:明代有一道士名鄧青陽,他有詩說:「人生天地原為客,何獨家園是故鄉,爭似區區隨所遇,年年處處看梅花。」錄此並為閒中遣興之助。「區區」乃古人自我謙稱之意,等於現代小說所說的「在下」一樣。)

  (又:日記很好,以後即照此辦。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九日傍晚閱。)

回頂端  內容 [第1頁(共1頁)]
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